血印寺和岳王祠

2014-10-14 10:25:21 来源:本站 阅读:6986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嘉兴三塔曾是千年古运河和嘉兴城的标志;西丽桥曾是嘉兴城中最秀丽的石拱桥。两者之间便是唐宋以来著名的三塔纤塘,曾经印满了千百年纤夫的脚印,排列着各个朝代的牌坊、寺庙,血印寺便是留存下来的一座禅寺,2012年新岳王祠也重建在三塔路中段。

  血印寺建寺时间不到百年,血印僧忠义之名却如运河之水,到处流传。民间更有许多版本的传说。据康熙《嘉兴府志》载,清顺治二年(1645)清兵攻占嘉兴时,抢掠妇女数十人囚于岳王祠中,祠中守僧杖义相救,放走众女。清兵发现后,将僧绑于石柱,乱箭射死,血沁入石,留痕石柱。血印僧舍生救人,千古流传,血印石柱便成众人崇敬凭吊之处。清末,有人在血印柱边塔茅庵,置塑像,设祀坛,奉祀岳王祠无名僧人。1925年,嘉兴县知事危道丰发起建血印禅院,建殿,撰文,刻碑,赞颂并弘扬忠义不屈的精神。血印禅院创立后,嘉兴城乡奉祀,求仙祈福的人喧闹一时。1946年诗人易君左,到血印禅院凭吊后,见情见景,深有感悟,遂写楹联留题,“川流不息,挺一身保数百人安全,怂遭惨死又何妨,智仁勇信真兼备;血印犹存,修三塔留千万年业绩,早自破空飞去,贪嗔痴爱了无痕。”当时的嘉兴、上海和杭州等地的报刊,都刊文三塔血印僧事迹,也掀起了对血印僧舍身救人事迹的考证,各据所说。有说是在清初;有说是倭寇侵犯嘉兴时所为;有说是在太平天国时太平军所为。更有考证出血印僧法号为妙谛,便有文人据此题词,“寺名血印,人仰妙谛”,“妙谛永生,倭寇灭迹”。经查最早记载血印僧事迹的是在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秀州县志》,距事发的清顺治二年(1645)只有40年,一些当事人还在。据史料分析,清顺治二年,清兵占领嘉兴后,嘉兴起义,聚众3万余抗击清兵。清军自杭州经三塔攻城,义军守城20天后败退。清军进城疯狂镇压,“尸积里巷,血满沟渠,烈烟漫天。”这便是嘉兴“乙酉之役”。血印和尚的故事发生在这样的背景,自然带有强烈的民族悲愤,祭祀血印僧,便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和信仰。这也从另一侧面说,在清代,血印僧舍身救人的事,为什么会流传成是倭寇、太平军的掠杀,也可以理解,清代宫方没有建寺奉祀的原因。

  1949年嘉兴解放后,血印禅院香火不断。“文革”期间,血印禅院大殿成为嘉北公社企业加工场,但血印柱旁常有香火祭祀。1981年血印柱被列入嘉兴市级文保单位。1983年血印禅院对外开放,2001年更名血印禅寺。三塔纤塘上原岳王祠旧址在现吉水小学西围墙和住宅区之间。岳飞孙岳珂在南宋曾任嘉兴军府兼劝农事,家住城内金陀坊(现杨柳湾附近),后代世居嘉兴,成为嘉兴望族之一,也是华夏岳氏之南宗。岳珂于南宋宝庆年间在宅内建岳氏家祠。明万历年间,岳飞十八世孙岳无声兄弟,将金陀坊岳宅内的家祠移至三塔茶禅寺东,新建岳氏家祠。后毁于明末清初的战火。清乾隆初,岳飞二十二世孙岳霖,经过30多年的努力,在乾隆五十二年(1787)重建岳王祠。史载,当时规模宏大,有正殿、寝殿和偏殿,供奉岳飞祖父母,岳飞夫妇及子女、部将等,还建有岳氏支祠,祭岳珂及嘉兴一族子女,故又称金陀祠岳氏南宋的宗祠。毁于清咸丰年间太平天国战乱,同治九年(1870)再次重新修建,规模已不及从前。岳王祠到解放初已残破,祠前有夹塘,上有流芳桥,中有牌坊,额书“万古精忠”,祠门外两厢墙上书“精忠报国”。祠内古松翠柏耸立,前后两殿,内供岳飞等神位,已无神像。岳王祠曾置有岳珂亲刻“精忠报国”4字的铜爵。宋亡后几次失而复得,清道光时铜爵复供于祠中,抗战期间遗失。大约在1956年,文物专家郑振锋和巴金,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来视察,评价嘉兴岳王祠有着独特的历史价值。岳王祠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趋于倾圮,文革期间为社队畜牧场,七十年代大殿被嘉北公社拆除,材料建造了卫生院,祠基为三塔村瓦筒厂。从本世纪开始,嘉兴市文化界人士纷纷要求恢复三塔路上历史名胜古迹,将三塔路建成嘉兴文化观光旅游区。2005年初,市政协还组织了专题调研,建议挖掘大运河、三塔路沉淀淀的文化遗产,重建茶禅寺、岳王祠和沿三塔路牌坊,扩建血印寺,改建西丽桥。如今三塔以及牌坊和状元及第牌坊都建起来。岳王祠历时三年,也在2012年在原烈士陵园搬迁后的苗圃地块上重建。新岳王祠,朝南面河,有一排香樟。山门香樟间,建“万古精忠”牌坊及“精忠报国”的照墙,山门内是两进庭院式祠堂,建两大殿,有池,有流芳桥,满江红照璧及碑廊等。祠堂西面是花园,内建观鹤亭、洗鹤池、金陀榭和乘风亭等。血印禅寺开放后,遵照原汁原味,修旧如旧的原则,先后进行4次修缮,东西扩容,建成垣墙。新世纪初,九华山佛学院毕业的果因法师到血印禅寺,经十年的辛勤耕耘,血印禅寺由内而外,焕然一新,血印寺虽小,却很精致,香火越来越旺。

  2009年血印禅寺重建大雄宝殿,新建观音阁和西边厢房,重塑法相。2011年新建的二层楼的观音阁,从福建请来生漆脱胎彩绘的千手观音以及文殊、普贤菩萨宝像。专门从西藏请来技师,用唐卡的彩画彩绘技艺,装璜观音阁的四周和穹顶,用24K金箔给宝像、柱联和匾额贴金,整个装修工程化了一年多时间。血印寺以悠久的忠义故事传说,重修的嘉兴第一的精致彩绘殿堂,耀眼的金碧辉煌,艰辛的努力,换来真诚的回报,为了血印僧的忠义之举,为着这血印寺这几年努力和信众的信赖,香客涌向血印寺,日均二三百人,每逢初一、十五和菩萨圣诞,香客三四千人,还有江浙沪广东等地的香客远道而来。嘉兴还有信士越千里,入缅甸,涉深山,克万难,专门求得千年金丝楠木巨树,雕观音菩萨宝像,捐血印寺供养。血印寺已经成为著名寺院,古运河沿线的名胜古迹,古运河是嘉兴历史文化传承的窗口,由于历史和时代发展原因,血印寺面积已经不适合发展的需要。血印寺存在的交通停车和消防等问题,极大地影响了寺院的宗教活动的开展和僧士信众的安全。岳王祠竣工后,第二年委托血印寺管理,目前正在装修。市政府将岳王祠委托血印寺管理后,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寺庙偏小的矛盾,加快了血印寺和岳王祠的有序发展,同时也大大增加人流量和车流量,增加停车和交通压力。同时也带来管理不便的困难。根据血印寺周边环境实际,从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建设和保护古运河沿线旅游景观,保护宗教活动有序发展出发,嘉兴的政协委员经过调研后,又提出扩建血印寺,整体规划建设三塔路景观带的建议。三塔路是古运河沿线历史悠久的文化区,现在三塔、血印寺、岳王祠、海天楼、状元牌坊都陆续建成,但缺乏有机统一,有关部门可以统一规划,精心设计,点线结合,河路绿化,使整条路上的景点和建筑物相互拱托,成为嘉兴古运河历史文化景观旅游区。目前,在血印寺和岳王祠之间,有1幢1992年建造嘉北乡宿舍,居住着20多户,大多数是外来户。如果将宿舍楼拆迁,血印寺和岳王祠就连在一起,不仅有利于血印寺和岳王祠的管理;还可以增加停车场地,较好地缓解寺庙的停车压力和交通安全。也有利于整合三塔路名胜古迹,发展古运河沿线旅游景观区的建设。

  (作者:南湖区政协文史研究员  闻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