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春和布店(一)

2017-09-08 10:24:05 来源:本站 阅读:2641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曾经的正春和布店是一堵旧式三层楼洋房,虽然洋房已拆除,但靠近路边的外墙还是在旧城改造中保留下来了,正春和布店曾是嘉兴一家闻名遐迩的布店,他和五芳斋粽子店、陆稿荐酱鸭店一三起构成了嘉兴赫赫有名的三个老字号商店。岁月蹉跎,往事如烟。那保留下来的三层楼洋房墙面,好似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孤独地伫立在如今高楼林立、色彩迷离的繁华市区,似乎要向来往的人们诉说着正春和布店过去的那些事……
  正春和的创始人叫张正熙,1887年生于油车港的一户农民家庭,在南汇的娘舅家做了几年学徒,独自闯荡嘉兴城。1915年,张正熙与恩师黄春生、豪绅周和富以及律师郭德才合股18千两银子,创办了正春和布店,名字就来源于张正熙、黄春生和周和富三人各取名字中间一字。

  张正熙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兄弟姐妹有七人,张正熙排行第四。张正熙12岁时,家里穷的吃了上顿没下顿,父亲只好带他到南汇填上一家制帽的手工作坊当学徒。作坊老板黄春生和张正熙是远亲,论辈份张正熙应该叫黄春生舅舅。因为是亲戚,所以还是照顾进去的。黄春生对张正熙的父亲说,这这孩子又瘦又小,怕干不了什么活,别人学徒工是三年,他恐怕要延长到四至五年才能满师。张正熙的父亲满口点头答应,只要有口饭吃不饿死就行了,做父亲的实在是没有办法养活他。学徒工的日子过得很艰辛,每天早上5点就要起来,一至要干到晚上10点钟,没有休息天,只是过年才放半个月假。学徒工只管吃饭,是没有工资的,衣服是老板发的,要理发洗澡到账房先生那里去领钱。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富人家的孩子还在玩耍,还在读书,还在父母身边撒娇,而他却过早地领略了生活的艰难,不过这也养成了他日后吃苦耐劳的品德。
  张正熙天生聪颖,悟性很高,两年后就能单独做帽子了,黄春生看了很喜欢,三年后给他按时满师了。也许是有点亲戚关系吧,黄春生见他聪明伶俐有意培养他,学徒工满师后就经常带张正熙去江浙一带推销帽子,一方面撤销帽子,另一面进一些做帽子的原料,空下来还教他识字和学做算术。由于张正熙的勤奋好学,所以进步很快。这些年跟着黄春生,不但增长了见识,而且有空时还识了一些字,有了一点文化。张正熙感到十分满期意了。
  一转眼五年过去了,张正熙20岁了,也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张正熙看上了黄春生家中的丫环陈宝来。陈宝来比张正熙小一岁,差不多和张正熙一同来到黄家,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张正熙看上她的端庄秀丽和温柔善良,有空的时候总是找借口和她说话;陈宝来也看上张正熙的英俊和聪明能干,见到张正熙的来到,总是对他浅笑盈盈,秋波荡漾。终于有一天,张正熙托黄春生作媒,说要娶陈宝来为妻。黄春生满口答应,并由黄春生出钱把他们的婚事给包办了。张正熙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他庆幸自己遇上了一个好老板,干起活来也更加卖力了。
  黄春生的两个儿子都在外地上大学,于是黄春生把张正熙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待,很信任张正熙,把进货的权全部交给了他。张正熙经常奔波于上海、杭州和湖州一带,一面采购一些原材料,一面聆聆市面,打听打听行情,注意帽子款式的变化。张正熙很会做生意,他在外出采购制帽用的绸缎原料时,每次都多购进一些绸布,把多余部分转售给左邻右舍,从中牟利。开始时顺便带一些,争点外块,后来看到利润不错,就越做越大。最后索性做起丝绸生意。由于那时人造丝织品刚问世,他购回来当真丝出售,获取了暴利。看到张正熙这么有经营头脑,会做生意,黄春生对他更加器重了,这年年终时给了他一笔不薄的奖金。
  光阴似箭,又是三年过去了,张正熙24岁了,已是一个有一双儿女的父亲了。此时的他是作坊中的大伙计了,自己也有了一点积蓄,人好更加成熟老练了。于是张正熙决定自己出去到嘉兴市里去闯一闯,他向黄春生辞职,并向他借了一些钱。对于他的离去,黄春生十分惋惜,但为了他的前途,还是同意他去闯一闯。黄春生借给他500两银子,对他说:“去吧,做得好不要忘记我,做得不好就回来,我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张正熙含泪告别黄春生,只身来到嘉兴城,单独做起了丝绸生意。张正熙虽然没上过学,没识几个大字,但他的心算特别好,客户刚刚报出生丝的卖价和斤两,他马上把多少钱给报了出来,比当时算盘熟练的人还快。张正熙聪明能干,吃苦耐劳,不过三四年时间果真做丝绸生意发了财,在市中心张家弄开了家“张记”绸缎庄(正春和布店的前身),同时亦经营棉布。此时辛亥革命已经胜利,清王朝被推翻了,张正熙目光远大,认为未来中国人的衣着将趋向洋化,棉布零剪业务前途无量,生意稳当,利润丰厚。于是筹集股金6000两银子,同恩师黄春生、豪坤周和富和律师郭德才三人合股12千两银子,于民国1915年合股开办了正春和布店,张正熙兼任董事长和经理。正春和布店的名字取之于张正熙,黄春生的周和富三个人名字中的中间一个字。
  张正熙所以采用股份制形式,除了要筹集资本外,自有他的另一番道理。黄春生是他的启蒙恩师,可以说没有黄春生就没有张正熙的今天,邀他入股是为了报恩;周和富是嘉兴市殷实的南货店老板,资金有好几万元,家中田地房产俱全,他还是嘉兴市的商会常委,一个很有影响力的人物,张正熙邀他入股是借他的名望;郭德才是律师,邀他入股,不仅使正春和有了法律上的免费顾问,更为重要的是他官场路子通,好办事。所以,张正熙拉拢了这两个人后,便财大气粗,有了一定的靠山,正春和布店可以在嘉兴市站稳脚跟了。
  开张这天,商会会长,县款产处(相当现在的财政局)主任,一些在绅商两界都很有声望人都前来祝贺。张正熙请了戏班子在北丽桥附近老城墙拆除的空地上搭台唱戏,来看戏的人有三千人之多。看完戏大家都去目睹一下当时嘉兴市最洋派的建筑--正春和布店的风采。大家对正春和的假四层洋派建筑,店内琳琅满目的各种布匹感叹不已。
  正当张正熙沉浸在开张之喜中,坐落在北大街正春和布店对面的绸大祥布店便给张正熙来了个下马威。绸大祥布店的经理沈庆样把自己店里的布匹来了个大幅度降价,他想凭自己雄厚的实力,把正春和扼杀在摇篮之中。开张后的第三天,正春和布店的生意便冷清下来,张正熙是一时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他哪里做错了什么。后来得知是对面绸大祥的经理沈庆祥搞的鬼,绸大祥为了打垮正春和故意亏本大甩卖。这件事对张正熙来说非常棘手,跟着他们降价,必然要亏本,正春和虽说店面洋房比绸大祥气派,但刚开业,经济实力还比不过他们,绸大祥是当时嘉兴市实力最强的布店,绸大祥亏得起,正春和亏不起;不降价则东西卖不掉,而且给客户造成价格高的不良影响,这到底如何是好呢?
  张正熙召集股东黄春生、周和富和郭德才三位股东开会,商量对策。黄春生说协大样搞亏本竞争,是在扰乱市场,我们可以起诉他们,和他们打官司。然郭德才律师却说,现在已是民国了,法律允许价格上自由竞争,目前也没有法律条文起诉绸大祥亏本贱卖,这场官司胜算率很底。最后还是财大气粗的周和富表态要和绸大祥奉陪到底,绸大祥卖什么价格,正春和也卖什么价格,宁可今年亏本也要把绸大祥的气势压下去。周和富自己拿出2000两银子借给正春和,与绸大祥斗到底。

  有了周和富财源上的支持,张正熙胆子大了,腰板子也硬了,一时间正春和和绸大祥两家布店的低价竞争引来了方圆大批客人,两家的店门口每天是人山人海,把柜台都挤破了。绸大祥一开始想给正春和点颜色看看,挤跨他,想不到正春和有大财主周和富撑腰,底气这么足,不免自己有些心慌了,这样每天亏本下去确实也吃不消。于是绸大祥经理沈庆祥只好带了两匹上好绸缎,亲自出马,向张正熙赔礼道歉,请求休战。张正熙也顺水推舟,给沈庆祥一个面子。从此两家北大街上对面对的布店握手言合,表面上客客气气,暗地里仍拳来脚往。张正熙和沈庆样平时见面时如兄若弟,可他俩只谈风月,不谈生意,在生意经上各自保密并相互倾轧。如,同样的花色品种,表面上价格一致,暗地里低价出售;品种不同,我有你无的,则高价出售。

(作者:区政协文史研究员 余锡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