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著名中医师余叔卿先生

2017-09-08 10:52:01 来源:本站 阅读:3066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余叔卿,1909年出生于凤桥石佛寺梅花洲,17岁拜师学医,1978年因病去世,享年70岁。余先生一生潜心研习中医药学,从医五十余年,熟读各类医药经典,深谙岐黄要义,声誉远播江浙沪一带,很多患者慕名从上海、江苏等地远道赶来就诊。1964年起,他倾其所学,历时三载,精心整理了《嘉兴梅洲余叔卿医案》,为后世中医界留下了一笔宝贵的医学财富。1962年,嘉兴专区卫生局授予余叔卿嘉兴著名中医师称号

  正如前全国政协委员、浙江中医药大学副校长、博士生导师连建伟教授发表在1994年《中国医药学报》第3期《余叔卿医疗经验选按》中所言:已故浙江嘉兴名医余叔卿先生业医50余载,以擅治内外科疾病闻名于浙北,先生博采众家之长,医案简炼,组方严谨,堪为后学楷模。

  出生名门,幼年丧父

  余叔卿的先祖余煌是明末状元。据史料记载,余煌曾任翰林院修撰,南明鲁王政权的兵部尚书,绍兴著名乡贤。余煌自幼有大志,一生爱国、爱民、爱家乡。时逢连年灾荒,余煌大声疾呼,使朝廷全部减免灾区赋税。崇祯十一年(1638),他回家乡看望父母,见三江闸年久失修,立即倡议修复。天乐乡田地邻近曹娥江,经常受到潮水浸淹,余煌又四处筹资建起水闸,当地老百姓非常感激,在闸上为他立祠。崇祯十七年(1644),鲁王政权定都绍兴,诏令闲居在家的余煌出任礼部右侍郎、户部尚书,余煌一概坚辞。后清兵长驱直入,遂又下第三道诏令,任命余煌为兵部尚书,至此,余煌深明大义,毅然就职抗清。顺治三年(1646)六月,清兵直逼绍兴,鲁王渡海而逃。余煌见大势已去,为保城中百姓和老弱残兵性命,他果断下令大开城门,让军民出城避难,自己投江自尽,慷慨殉国,享年59岁。余叔卿的父亲余干臣是晚清时期江西水务部门的副统管,49岁辞官置房定居凤桥梅花洲。1922年,余干臣突发暴病不治而亡,年仅13岁的余叔卿投奔竹林乡竺家干爹家,这种寄居生活一直延续了4年。

  师从名医,声誉鹊起

  1926年,在父辈不为良相,则为良医思想的影响下,余叔卿拜王店镇名医潘韵泉为师,开启了他漫长的从医经历。恩师潘韵泉(18971966),嘉兴王店人,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嘉兴著名中医师,因医术高明,有潘半仙的美誉。他治愈的不少疑难杂症的经典案例,至今仍在被嘉兴中医界所推崇。据《嘉兴市中医院院志》记载:潘韵泉曾为嘉兴县人民代表,1956年筹办嘉兴联合中医院,首任院长。嘉兴解放前夕和解放初期,潘韵泉还一度在北丽桥下的童天成堂坐诊,使药店生意大振。

  余叔卿拜师期间,勤奋好学,刻苦钻研,对医药学产生了深厚的兴趣,显现出非凡的医学天赋。许多医理他一看就懂、一点就通,碰到复杂医案病例他定会刨根问底,直到弄懂。跟随潘老学习的4年里,余叔卿从最基础的望、闻、问、切学起,由浅入深、由表及里,为今后独立行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每天起早贪黑研读医书,中午别人休息,他却在抄录名人医案。几年下来,他熟读医学百家,对《脉诀》《中药方剂》《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学》等医药经典死记硬背,直至烂熟于心。

  恩师潘韵泉对余叔卿的刻苦学习、博闻强记赞赏有加。在门诊上,恩师诊完病人后,通常要求他学着把脉、望舌、抄录病案,病人走后,恩师再进行详细分析讲解。余叔卿不但向古医书上学,向历代名方学,还向现代名医学、在病人身上学,日积月累,视野逐渐开阔,不知不觉中汇集了百家医师之长。这段发愤努力的经历对他日后在临床上治疗疑难杂症大有益处。据后辈回忆,一直到余先生晚年,他的案头始终放着《败脉歌》《药性赋》《汤头歌诀》《黄帝内经》《伤寒论》《温病条辩》等医书。

  潘先生既授医术,又教做人,他要求学生为医者必须深究医理,熟谙方剂,精研药性,才能救人于危难;更应以德为先,以德修身,常怀仁善之心,方可成就大医

  名师的指点,自己的努力,再加上他超人的悟性,余叔卿医术精进,是恩师的得意门生。

不为名利,医德双馨

  1929年,余叔卿满师出山,在梅花洲石佛寺一号开设芝田医室,开始为周边民众行医治病,时年21岁。在漫长的临床实践中,余叔卿勤治病,善总结,促提高,医术医德与日俱进,名声越来越响,前来求医的人络绎不绝。患者中既有本地人,也有临近的海盐、平湖、嘉善人,还有从江苏、上海等慕名而来的,高峰期每天接诊100来号。对远道而来的病人,余医生总是说服本地病人,优先为外地病人看病,不让病人误了返程。到了下班时间还来不及看病的人,他经常加班加点,宁可自己不吃饭,也要满足病人的看病要求。杭州、宁波等许多远地方的病人也通过写信邮寄的方式,求余医师开方配药,余医师有求必应。1976年余先生退休时,外地病人历年来的求医信件已积累了整整一箱子。

  医德高尚,医术精湛,但余医师从不以名医自居。他心地善良,助人为乐,常常解人于危难之时。行医中,看到病人痛苦,他会暗自心酸,遇到特困患者,他会免去患者医药费。曾经有一位穷苦农民患了重病,后因家境贫寒付不起医药费准备放弃医治,他知道后慷慨资助。在他的精心治疗下,患者终于得以康复。凤桥镇茜柳村16组村民王某生,现年71岁,50年前因患骨髓炎痛苦万分,市级医院都难以治疗,再加家境贫寒,心生绝望。余医生对他说:你的病是可以治好的,我用药为你慢慢调理,逐渐加量,医药费的问题你不用考虑。医师配中药为他内服外用,历时两年,终于将他的骨髓炎彻底治愈。后来,王某生一直是家中强劳力,前些年还靠养猪致了富。余叔卿先生常说:多数病人不富裕,应尽量用有效、便宜的药物,这样可以减轻病人经济负担。可见其医德的高尚,处处为病人着想。为感激余医师的救命之情,不少患者时常会带点土特产登门道谢,但余医师均婉言拒收。他为自己立下规矩:病人的心意要领,病人的礼品不收!

  1952年,余先生响应政府号召关掉芝田医室,加入凤桥公立卫生所,从事中医的内外科工作。1958年,在时任曹庄乡党委书记薛彦葆好友的诚邀下,他毅然放弃条件优越的凤桥中心医院,去更艰苦、更加缺医少药的曹庄公社卫生院工作。那个时候曹庄卫生院刚刚成立,院址设在曹庄北塘桥西侧的郭家桥楼房内,开门就是桑地农田,但余先生毫无埋怨言,始终兢兢业业地治病救人。

  在病人心里,余医师就像自己的亲人,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深受患者及家属的爱戴。在余医师眼里,病人都是亲人,他精心医治,爱护有加,经他治愈、受其帮助的患者不计其数。

  余医师爱好广泛,年轻时就喜欢种花养草、临帖学画,琴棋书画样样粗通,虽未能成为名家,却也能怡情自娱。退休返聘三个月后,因重病在身回家休养。虽卧病在床,还时常为上门的熟人免费把脉望舌,指点养生。无奈天嫉英才,余医师早早地离开了人世,但他精湛的医术始终为人称颂,他的为人之道一直被人津津乐道。

(作者:区政协文史研究员 巢松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