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山脚下中和街

2013-02-22 13:41:00 来源:本站 阅读:7541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中和街是市中心沟通建国路和少年路的东西向小街,长210米,原来宽仅3米多,本世纪初少年路改成商业街,中和街西段随之拓宽成10米的商业街,东段因瓶山而留五六十米的路段不能拓宽。现在汽车多了,瓶山脚下真的成了中和街车行的瓶颈。

  历史上中和街是瓶山北坡的一条热闹街巷,旧名混堂弄,想象是弄内混堂(浴室)而得名。清光绪嘉兴府志的城中地图看到,混堂弄是沟通上堂街、汤家弄和东道弄的要道。三十年代初,红卍字会嘉兴分会,选定在瓶山北麓,建造会馆。整座建筑分两幢西式二层楼房和附属用房组成,西边那幢的为主楼,门朝南前有依瓶山的庭园,进门有天井,左右厢房,东侧有边门和边楼相连。会馆的大门开在混堂弄,大铁门位于两幢楼中间。入门迎面十八级台阶,一直通到庭园。站在庭园亭阁,东南山上草木深深,鸟啼声声,高耸的楼院幽静,别具特色。

  据说红卍字会成立后,特地将大门前的条石撬去十几块,换上五块大方石,雕有会馆标记,同时将混堂弄更名为中和街。民间传说该会馆是全国性组织,名为慈善,实质是类似宗教一样的组织,有教旨,自称将儒、道、释、耶、回五教中和,上设一个总神,称老祖,所以改路名为中和街。另一说是取理学中的“中和”宗旨而改名。不管如何,总是认为混堂弄太俗,有碍会馆声誉而更名。

  红卍字会馆落成后,瓶山因此被挖去一角。瓶山原是堆土形成的,有相当长的历史,当年城中东到上塘街,南至集街,西抵汤家弄,北止中和街,都是瓶山范围,如今只剩下6600平方米,高仅15.8米。当年瓶山的风光应当在最高的北麓,有亭台楼阁,树木参天,尤其是雪后风光诱人。清代“瓶山积雪”为嘉兴八景之一。瓶山的形成一说是南宋名将韩世忠破金兵后,在此扎营犒赏三军,酒瓶弃此,堆积成山。另一说是宋时置酒务于此,废弃酒瓶积久而成山岗,这也是瓶山的得名由来。近代,瓶山堆土中确有古代酒瓶出土,俗称韩瓶。

  瓶山在清末已荒芜,除几棵树外,别无他物。山间时有外来农民恳荒种山薯,后在山周陆续建起房屋。1919年将南湖烟雨楼的“八咏亭”移建于瓶山,之后两年里,还种了1000多棵树。原计划在瓶山建造公园,后来没有实施。抗战爆发后,瓶山进驻高射炮部队,抗击日寇轰炸机,瓶山的高射炮曾击落一架来犯敌机。日寇占据嘉兴时,中和街的红卍字会馆成了敌寇的最高司令部,还在瓶山中部挖造了近百平方米的防空洞。而山上的花草树木,石阶亭阁,全被毁坏散失。1942年会馆中还设过汪伪政府的清乡委员会浙江办事处,汪精卫来过此地。

  到了解放时,中和街瓶山东脚下开了座茶馆,很有名气,称瓶山阁茶楼。瓶山依旧荒芜,也只是孩子们的欢乐天地,荒草丛中迎风几棵东倒西歪的树木。瓶山南、西两面都有缓坡小路通中山路和汤家弄,在中和街东首有2个上山口,东面的有石阶梯,很陡,西面是树藤隐藏下的可登攀的小路。防空洞还在,阴深,谁也不敢轻易进入,据说在六十年代曾在那儿发生一桩凶杀案,那个出口在山西面凹处的防空洞,自然淡虎色变,上世纪七十年代瓶山曾为市人民防空办公室驻地。

  1987年瓶山公园建成,门朝南,面对中山路,铺有石阶,建有石碑坊门,4根石柱上刻有清许瑶光《瓶山积雪》诗。进门西为儿童游乐区,东有石阶弯曲通幽,拾级而上,迎面是一座八角重檐的十字春亭,那就是重建的八咏亭。山南还建有四方双连单檐的枕峦亭,其北为两层楼的月波楼,登楼凭窗眺望,中和街一览无遗。西窗下望,便是那闻名昔日的会馆。

  抗日胜利后,会馆改建成了私立红卍小学,解放后改为中和街小学,后并入实验小学。本世纪初,那两幢西式楼房和庭院进行整修后,成为嘉兴画院。有一段时间,主楼那椭圆形的楼上还办过类似的沙龙的茶室,作为书画艺术家雅集的地方,画院西南边,同时又辟地新建老年大学,校舍建筑风格类似于画院。

  如今中和街,随着建国路、少年路改造,东西两头都改变了模样。瓶山东角下拆除瓶山阁茶馆、钟表门市部、泗湘池后,新建一组仿明清二、三层的建筑,与瓶山公园相配。中和街东首北侧,建起六楼的新华书店,和瓶山对峙,高度早已超过瓶山。新华书店大楼一直到少年路的高楼间,还有一片旧民居,不过底楼大多数都破墙开店。中和街南侧除了画院,其余全是新建的大楼,品牌特色服装店一家挨着一家,人行道上装着漂亮的路灯。

  现在不管白天还是夜晚,中和街西段总是热闹拥挤,和少年路一样,成了少男少女的购物天地。于是,中和街东段是宁静的书店和画院,西段是喧闹的服装超市,汽车、三轮车、电瓶车常常受堵在瓶山脚下,静静地等待,却无鸣号,无吵闹,人们仿佛已习惯,也许不愿惊动千年瓶山的神灵,也许是那街名的缘故,中和也将历史和现实融为一体。

(作者:南湖区政协文史研究员、区政协文史编辑部副总编  董 雄)